新赌豪网址是多少_金沙bbin game
当月精选文学与閲读:做为读者与作者的波赫士
主页 > 人脸每日 >当月精选文学与閲读:做为读者与作者的波赫士 > 作者: 2020-07-09 浏览:346
当月精选文学与閲读:做为读者与作者的波赫士
当月精选文学与閲读:做为读者与作者的波赫士 赫拉克里特的河水中的水滴,
我们的身上总保留有
某种静止不变的东西。
──〈岁末〉(final del año)

声同寰宇的沃尔特‧惠特曼。(可能是在一九二二年写成并遗失了的诗〉(Línea que puede haber escrito y perdido hacia 1922)

当月精选文学与閲读:做为读者与作者的波赫士

年轻诗人波赫士直接把古希腊思想家赫拉克里特(Heráclito de Éfeso,西元前540-480)和美国诗人惠特曼(Walt Whitman,1819-1892)的思想特徵写进诗中,这可算为他受影响的一种说明。至于他在一九六九年增添的短短〈序言〉中,所出现的几个名字,包括叔本华(Arthur Schopenhauer,1788-1860)、史蒂文森(Robert Stevenson,1850-1894)、惠特曼,以及西班牙的乌纳姆诺(Miguel de Unamuno,1864-1936)、阿根廷的费尔南德斯(Macedonio Fernández,1874-1952)、卢戈内斯(Leopoldo Lugones,1874-1938),再加上两位曾任驻阿根廷大使的知音:西班牙诗人迪耶斯-卡内多(Enrique Díez-Canedo,1879-1944)和墨西哥作家阿封索‧雷耶斯(Alfonso Reyes,1889-1959),像这样在他着作中出现的人物不知凡几。
波赫士于一九七六年初版了一本《梦之书》(Libro de sueños),书中那一百多则的梦说,取自近百位作家或经典,而「梦」又是波赫士文学的重要主题,如此说来,到底是谁对他的影响较大?

他在《黄金的老虎》(El oro de los tigres,1972)〈序言〉中明白地说:「关于那些可能在本书中可以发现的影响……首先,那些我喜爱的作家——我已提及罗伯特‧布朗宁——;其次,是我读过和重述过的作家;然后,是我从没读过却了然于胸的作家。」那些可能影响波赫士的,虽说有三种,但凡他喜爱的、耳濡目染的,似乎都已融入他的心灵世界。像英国诗人布朗宁(Robert Browning,1812-1889)这样被明白指出的名字,固然清楚,其他没读过却熟悉且有影响的作者,真的也很难细数。在这部诗集最后一首,与诗集同名的诗里,他借用了英国诗人布莱克(William Blake,1757-1827)的诗〈老虎〉(The Tyger)中的「burning bright/In the forests of the night」意象,以及爱尔兰诗人作家史诺里‧司徒吕颂(Snorri Sturluson,1178-1241)的北欧神话和日耳曼英雄传说诗集《小诗文集》(Edda menor)中神奇无限的「九夜戒指」,来衬托自己内心难以言喻的渴望:

喔,夕阳,喔,老虎
神话与史诗的光彩,
一缕更珍贵的金黄,你的秀髮
这双手所渴慕的。

像这样的例子,对波赫士来说已是一种习性,一种风格。在《创造者》(El hacedor,1960)里,除了再次带进赫拉克利特:

用一根柱子
在夏日投射的无情影子
或赫拉克利特看出我们疯狂的那条河水
测量是恰当的
——〈沙漏〉(El reloj de arena)

还出现与〈黄金的老虎〉相似的方法讨论「月亮」之名:

比那些夜晚之月更多的
我还可想起诗里的那些月亮:
被施了魔法的龙月
给歌谣和克维多的血色月亮带来恐惧气氛
……
毕达哥拉斯用血(叙述一个/传统)在一面镜子上书写
用一种苦读的方式
详细研究了不多的变化
在担心卢贡内斯是否已经用过琥珀或沙子的强烈的恐惧下
……

当月精选文学与閲读:做为读者与作者的波赫士

他以近百行的十一音节四行诗,带出包括西班牙大诗人克维多(Francisco de Quevedo,1580-1645)、古希腊哲人毕达哥拉斯(Pitágoras,西元前569- 475)、阿根廷现代文学先驱卢戈内斯(Leopoldo Lugones,1874-1938)等多位作家对月亮的描述方式,思想一个名与实、物与隐喻的关係:

我知道月亮或话语的月亮
是为我们複杂书写
这种奇怪东西所创造的
一个字母,是多也是一。
……
是象徵之一
给人命定或偶然机运
以便荣归之日或末日
可以写出它真正的名字。
——〈月亮〉(La luna)

不管一个人被影响或被吸引的程度有多大,只要他一再提及或暗示某位作者的名字或其作品、思想的意义特徵,它必然是一种影响源。在波赫士的身上,除了其他经常被一再提起的名字像维吉尔(Publius Virgilius,西元前70-10)、但丁(Dante Alighieri,265-1321)、莎士比亚(William Shakespeare,1564-1616)、卡夫卡(Franz Kafka,1883-1924)、乔伊斯(James Joyce,1882-1941)……《圣经》、荷马史诗、希腊罗马神话、《一千零一夜》等许多影响源之外,庄子也有相当的份量。庄子的〈庄周梦蝶〉除了被收录在《梦之书》,他还常在波赫士的诗文中出现,譬如一九七七年的《夜晚的故事》(Historia de la noche):

巴别塔和狂妄自大。
迦勒底人凝望的月亮。
无尽的恆河沙数。
庄子和他梦见的蝴蝶
……
万花筒里每一个阿拉伯花饰。
每次悔恨和每滴眼泪。
所有这些事都很明确
以便我们的手得以相遇。
——〈原因〉(las causas)

波赫士在思考这些存着奥祕的现象时,没有忘记庄周梦蝶的故事,可见这对他不是一件无足轻重的事。另外,在《密码》(La cifra,1981)里也有相同的例子:

我看着那根手杖。
想起那位梦见自己是只蝴蝶,
醒来之后却不知道是人变成蝴蝶,
还是蝴蝶变成人的庄子。
——〈漆手杖〉(Bastón de laca)。

除此之外,像英国剧作家马罗(Christopher Marlowe,1564-1593)的悲剧《帖木耳》及其中的的历史人物、日本的和歌和俳句、印度佛教等等,这些既可说是影响,也可以说是对庞杂知识的再创造。这些不正反映了他「一切都是重写」的观点!当然,影响他最大的创造者,还是上帝。



一九五七年生于台湾云林,淡江大学西班牙语文学系毕业,西班牙马德里自治大学美学及艺术理论硕士,马德里大学拉丁美洲文学系博士,淡江大学中国文学博士暨法国巴黎第四大学艺术史博士。曾任教于静宜大学、辅仁大学,并曾任《笠》诗刊主编。现任淡江大学西班牙语文学系副教授。出版诗集《战事》、《家谱》、《风从心的深处吹起》、《林盛彬集》、《观与冥想》、《风动与心动》等。

当月精选文学与閲读:做为读者与作者的波赫士
当月精选挑战蔡明亮:蔡明亮电影的随堂测验!
当月精选新十年作家群像野生观察20东海帮:不过是误入歧途
  相关文章